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马报网站管家婆 > 正文

用中國特色英譯詞彙傳播時代最強音

2021-09-29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量:

  古語雲:言以載事,文以載道。語言文字作為承載、傳遞資訊的最基本載體,在人類傳播乃至文明發展進程中發揮了極為重要的作用。特別是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漢語和現今影響最廣泛的英語,這兩種語言長期互譯交融,成為推動東西方文化交流和人類傳播活動的重要因素。近代以來,中國一代代進步知識分子和社會精英,在積極吸收西方先進科學文化同時,也在努力向世界傳播中國聲音、講述中國故事。不僅中國文化走出去,大量漢語也“走進”英語。據統計,1992年時,《牛津英語詞典》收錄的由漢語引進或與漢語密切相關的詞彙約200余個,時至今日這個數字已經大幅增加。這些詞彙不僅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更體現了鮮明的時代精神。近代以來,涌現出辜鴻銘、胡適、林語堂、梁實秋等一批語言文化大家,他們學貫中西,不僅能夠準確流暢地翻譯,甚至可以自如駕馭異國語言直接書寫創作。www.90043.com,他們儘管出身、境遇不同,但都有著深厚的國學底蘊和文化自信。他們雖然立場觀點視角方式各異,但都堅持在各自領域向世界、特別是西方介紹來自古老中國的哲學、文化和智慧,成為了中西文化交流的橋梁和紐帶。在他們的作品面前,高傲的西方也不得不承認,即便當時的中國積貧積弱如斯,卻依然保存傳承著完全不輸于古希臘羅馬的燦爛文化。諸多意象在西方語言體系中甚至找不到可以直接對應或恰當解釋的詞彙,因此Yin-yang(陰陽),Confucianism(儒學),Chung Yung(中庸),Feipo(飛白)等詞彙直接進入了英文體系,成為繼silk(絲綢),tea(茶)等古老輸出詞彙後英語中鮮明的中國符號。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中國共産黨自覺扛起了引領中國對外傳播事業的旗手責任。與國民黨政權全面依附、迎合、倒向西方的思維和模式有著本質區別,我們黨在對外傳播事業中,一直保持著獨立自主和開放態度,始終貫穿和體現了民族性和革命性的特點。不僅在共産國際範圍內與各國各黨積極交流互相學習革命理論和實踐,也注重向西方介紹一個真實的中國,特別是中國共産黨領導中國人民爭取民族獨立和解放的偉大鬥爭歷程。其中,圍繞長征的“公關宣傳”,就是中國共産黨成立以來第一次成功的國際傳播。長征途中,中央即派陳雲前往莫斯科,向共産國際彙報紅軍長征和遵義會議情況。中央紅軍甫抵陜北,又派鄧發赴莫斯科彙報工作。陳雲、鄧發分別在法國《全民月刊》《救國時報》上發表了《隨軍西行見聞錄》《雪山草地行軍記》《由甘肅到山西》等文章。這三篇文章完整向世界展示了紅軍長征全過程。在宋慶齡等人幫助下,中共中央又主動邀請斯諾等外國記者來陜甘寧邊區採訪。毛澤東以軍委總政治部名義向全軍指戰員徵稿100篇,編輯成冊交給斯諾,成為《紅星照耀中國》的重要史料來源。當時圍繞長征的國際傳播主題,就是為年輕的黨和紅軍在全世界“正名”。傳播範圍既包括社會主義蘇聯,也包括資本主義列強,更包括中外各種政治勢力錯綜雲集的國民黨統治區。傳播路徑由外而內,雖然迂迴曲折,但影響深遠,凸顯了長征作為世界戰爭奇跡、人類偉大史詩、中國革命大轉折所蘊含的深刻意義。特別是在抗戰全面爆發之際,中國共産黨為追求真理和正義,為了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不畏國際強權、不懼國內,勇於發出自己的聲音,更加獲得了國際正義力量的同情和支援。最終,Long-march(長征)這一記錄中國革命空前絕後偉大實踐的專有名詞,成為英語詞彙庫中一顆閃亮的星。紅星不僅照耀中國,並且閃耀整個世界。新中國成立後,中國共産黨作為執政黨全面推進對外傳播事業,有組織、系統地向全世界宣傳黨的理論、政策、主張,讓全世界聽到我們的聲音。毛澤東著作的外譯推廣不僅極大彰顯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世界價值,而且有力助推了中國文化對外傳播和交流,“為中國共産黨開展革命活動贏得了廣泛的國際理解和支援,為第三世界國家取得民族獨立提供了實踐經驗和理論指導,為海外中國學研究提供了豐富的資料,為中國文化再次大規模走向世界打下了良好的智識基礎,為世界馬克思主義的發展作出了重要貢獻”。其間涌現出大量嶄新又亮眼的特色詞彙,像Peaceful coexistence(和平共處),Three worlds(三個世界)等,特別是毛澤東親定Paper tiger(紙老虎)等英譯表述,無不閃耀著我們的政治智慧和中國自信。同時,中國共産黨領導人民進行的社會主義建設偉大事業,也受到全世界的廣泛關注,西方學界對中國和中共展開了系統深入的專業研究,逐步形成從漢學到中國學,再到中共學的完整學科體系。我們推動的偉大變革、取得的巨大成就、創造的人類奇跡,超越了西方傳統認知,更多有中國特色的詞彙進入英文,以滿足精準、精彩記錄和解讀時代的需求。如Ping-pong Diplomacy(乒乓外交),Reform and opening-up(改革開放),venture into business(下海),One country, two systems(一國兩制),以及為“神五”升空特別量身定制的taikonaut(太空員)等,這些中國特色英譯詞彙,每一個都帶有深刻的時代烙印,凸顯著鮮明的時代精神。進入新時代,在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我們不斷下大力氣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努力構建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戰略傳播體系。對外傳播的目標更加清晰,從塑造中國良好形象,讓世界更好認識、理解中國,到讓世界認同、認可中國倡導的全球治理理念,進而擴大中國在全球事務中的話語權;對外傳播理念更加先進,從最初的對外宣傳轉為對外傳播、全球傳播;傳播主體更加多元,從傳統的宣傳機構、大眾媒體,拓展到國家行為主體與非國家行為主體乃至個體的聯動;傳播內容也更加豐富,從對外傳播中國文化、中國精神向傳播中國方案、中國經驗、中國治理、中國模式拓展,特別是加強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精準傳播。如《習談治國理政》外譯出版,就為中外思想對話、文明交流搭建起新的橋梁。自2014年在德國法蘭克福書展舉辦首發式以來,截至 2020 年 7 月,《習談治國理政》第一卷已出版33個語種、38個版本,第二卷已出版12個語種、15個版本,發行遍及160多個國家和地區,第三卷出版當天就上架美國亞馬遜中國書店,首批海外發行覆蓋到70個國家和地區,成為改革開放以來翻譯出版語種最多、發行量最大、覆蓋面最廣的領導人著作。特別是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廣受歡迎。China dream(中國夢),the Belt and Road(一帶一路),a Community of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人類命運共同體)等無疑成為世界範圍內吸引眼球、牽動人心的時代熱詞。中國的對外傳播事業如大江大河,浩浩湯湯,那些不同時代涌現出的“進入”英文的特色詞彙猶如泛起的浪花。它們之所以能被廣泛使用並流傳至今,是由於其客觀記錄並向全世界展示了中國社會的變遷、文化的傳承、人民的嚮往和奮鬥的美好。不僅體現了語言價值,更凝結著社會價值,它們是這個國家、民族和這段歷史最生動的注腳和最豐富的表情。“浪花”匯聚一處,更能夠讓我們看清時代奔流的方向。習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體學習時,強調“展示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是加強我國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的重要任務”。要加快構建中國話語和中國敘事體系,用中國理論闡釋中國實踐,用中國實踐昇華中國理論,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範疇、新表述,更加充分、更加鮮明地展現中國故事及其背後的思想力量和精神力量。這就要求我們在對外傳播實踐中,要堅持正確方向,堅持黨的領導,堅定宣傳習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堅定宣傳中央重大工作部署,堅定宣傳我國的發展觀、文明觀、安全觀、人權觀、生態觀、國際秩序觀和全球治理觀;要堅守文化自信,加強對中華優秀傳統文化、革命文化、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闡發,以堅定的文化自信應對國際國內新形勢新挑戰,讓中華文明同各國人民創造的多彩文明一道,為人類提供正確精神指引;要緊扣時代脈搏,緊跟時代節奏,積極回應時代關切,順應時代變革,在對外傳播實踐中,挖掘新材料,發現新問題,提出新觀點,構建新理論,努力走在時代前列,引領時代方向;要把握精準表達,注重從基礎要素入手,認真研究並挖掘語言文字的力量,主動塑造,精準設計能夠融通中外、融通文化的語言載體,因時因地制宜地創造性轉化,在國際輿論場上努力形成中國表達、中國修辭、中國語意,注重受眾的共情,尋找文化的共性,激發時代的共鳴,推動更多中國特色詞彙進入英語體系,以便更加生動講好中國故事,更加精準傳遞中國聲音,傳播時代最強音。

  中國網際網路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中心中國網際網路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12321垃圾資訊舉報中心中國新聞網站聯盟